导航

第二十一回:受羞辱立志重振家业 立赌约重塑马帮火锅

发布日期:2020-05-26 浏览量:61次

一日,冯莽子带着马帮刚刚折返回山城重庆,巧遇到一位多年不见的朋友,两人相见之下格外亲切,恰是中午时分,便到江边的酒楼吃起了酒。

此时的重庆大小酒楼餐馆,早已是火锅的天下,两人小饮几杯,冯莽子怔怔望着火锅中翻滚的老汤,叹气道:“唉,现在怕是没人记得是我们冯家创立了重庆火锅……”

朋友听冯莽子说得伤心,劝道:“物是人非啊。世事就象这火锅一样,下面的火一撤,汤就渐渐地冷了。”

冯莽子正欲点头,忽听身后传来一身窃笑,“火锅本来就不是什么稀罕物,我在重庆待了也有二三十年,从没听说是哪一个冯家创立了火锅。”

冯莽子闻言回头看时,只见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头儿手里捏着一对铁胆,手捋胡须轻笑,脸上摆出了一付鄙夷的表情,冯莽子见他是个老者,遂强压心中怒火,言道:“火锅是我冯氏跑马帮时,混配了各种香料才得以面世,老人家不要口不择言。”

没想到冯莽子未恼,老头儿却先恼了起来,厉声道:“好个不知好歹的后生!这火锅明明是我吕家最早在码头边摆的食摊,渐渐被他人效仿,现在成了你冯家的,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!”

冯莽子正欲发作,被友人拉住,不想吕姓老头儿反而不依不饶,“我吕家的火锅店就开在磁器口,至今少说也有二三十年了,你要是自认冯家是什么火锅的正宗,咱们不妨赌上一把,看看谁家的火锅更地道,对了,你冯家的酒楼开在哪儿?我改天必登门请教。”

吕姓老头儿如此一问,却把冯莽子问得哑口无言,如今的冯家早已不再经营火锅,他又拿什么与人相赌?耳畔听得吕姓老者正狂笑不已,猛一拍桌子,道:“我冯莽子今日与你立下五年之约,五年之内必亲赴你吕家的火锅店挑战,若是输了,我冯莽子就认你吕家为重庆火锅的正宗,绝不反悔。”

老头儿仍然冷笑不止,却也重重地点头应下,冯莽子气得酒也不想喝了,和朋友转身离开了酒楼。

当天夜里,冯莽子想起白天的经历,不由在床上辗转反侧,冯家当年如日中天,偏偏遇到劫数渐渐败落,如今倒不如乘着与吕姓老头的赌约,重操旧业,也算对得起祖父母当年创下山城步道的大好基业。

拿定了主意,冯莽子更睡不着了,半夜里点着蜡台四处翻找,除了那块“山城步道”的金匾,却在下屋的旧柜子里发现了冯夫人当年留下的底料香料配方,虽然只有上半本,但记载颇全,冯莽子手捧这半本火锅配料从半夜里一直看到清晨,才从桌边站起身,缓缓地长吐了一口气,自言自语道:“马帮火锅真不愧为天下至奇的美食,有了这配料方,定能重振我冯家山城步道的雄风……”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©2018 重庆掌邦食品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公司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财富大道3号22-3

备案号:渝ICP备18008199号-4

技术支持:博优科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