导航

第五回:一语点破香辛底料 潜心研制独门配方

发布日期:2020-05-06 浏览量:85次

话说冯夫人支起的炉灶火锅已经沸腾翻滚了一个中午,各种香料和食材的味道早已融入汤中,这老汤香气内敛,不象刚刚沸锅时味道嗅起来那么诱人,但真正贪味的老食客却都明白,沸煮多时的老汤中,食材调料的精华尽集于此,所以均对老汤尤为喜爱。而等冯夫人将老丐的几样香辛料扔进汤中,还没用上半刻钟,一股清辛的奇香却混在那老汤不浓不淡的香气里飘散开来,这奇香似是带了清草阳光般的自然味道,直窜入人的鼻孔,连整日里贩卖火锅的冯夫人主仆两个也是舌下生津,有些压不住自己的馋劲儿了。

冯夫人还在惊讶之中,老丐已经自己动手,跛着脚将摊边所剩不多的几样猪肠、猪肺、牛百叶、黄喉一股脑儿地倒入锅中,待得锅中红油稍稍翻滚,又赶紧用大铁勺迅速捞起,也不理会冯夫人两个,自己蹲在街边自顾自地狼吞虎咽起来。

等到老丐用衣袖抹掉嘴边的红油缓缓站起身来,冯夫人却发现铁锅中汤底冒出的香气欲发浓愈,说不出的香辛味道早已盖过了原来的食材香味,赶紧回过头来,表情诚恳地对老丐道:“老人家,您这用的是什么香料?”

老丐微微一笑道:“别看这普洱城不大,往来于暹罗(泰国)、爪哇(印尼)等地的香辛料却数不胜数,寻常百姓家里也常常用这些来调料,我一嗅到锅中的香气,就知少了这几样提味的好东西。”

冯夫人至此才是恍然大悟,怪不得冯家马帮独创的山城步道火锅到了普洱城不如别处受欢迎,此处食客见识过的香料众多,马帮火锅的味道将各种香料杂在一起,奇是有够奇,但马帮用的香料均是日常所见之物,缺少了味道奇特的香辛料,单在提味儿这一个环节上就差了些成色。

悟得了这个道理,冯夫人心下欣喜,又将一些银钱施舍给老丐,这才和冯三儿二人匆匆转回了马帮所在的客店。吃过了饭,冯夫人整整一晚没睡一会儿好觉,翻来覆去地琢磨着火锅锅底的香辛料。

第二天一早,冯夫人催着冯三儿早起,主仆也不出火锅摊了,来到普洱城中,冯夫人只要见到贩卖香辛料的店铺和摊位就上前攀谈,尝尽了天南地北香辛料的苦辣甘涩,满脑子想着昨日老丐放的那几样东西,一天下来采办了一大批豆寇、草果等物,和冯三儿二人各装了一个大口袋背回了店内。

此后几天,冯夫人一个人闷在客店里,一锅接着一锅地开始煮火锅汤底,每一份香料的份量都用马帮称银子用的天平细细称量,要知这香料用嘴尝起来和放进锅中煮沸的味道全然不同,两种味道一旦相混就又会发生新变化,也亏得冯夫人打小就会写字算帐,一来二去,倒是记下了满满一大本的香辛料汤底配方。

几天后,冯锅头终于备齐了货物,马帮众人从普洱继续出发,第一天下来,冯夫人到了傍晚什么话也没说,照常和冯三儿两个给大伙儿生火做饭,待得冯夫人亲手揭开了大铁锅的锅盖,一阵香味儿飘来,马帮众人不禁齐齐地愣住了。

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

©2018 重庆掌邦食品有限公司版权所有

公司地址:重庆市渝北区财富大道3号22-3

备案号:渝ICP备18008199号-4

技术支持:博优科技